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莲花》

浏览数:106 

书名:莲花  
作者:安妮宝贝
简介:

这是一本年岁不大的书,二〇〇六年出版到现在,重印几次。或许是因为安妮宝贝的名字太过于熟悉,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我排斥着她的任何作品,但是身边却有为数不少的她的追随者。读了之后才知道,她的文字清冷带着与世隔绝的味道,就那么自然而然的道出与众不同的一面。在一段时间内,安妮宝贝的书备受都市小资们的追捧,然而渐渐有些冷了下来。等我再拿起书的时候,带有了别样的烟火的气息。也许读者们在这本书里会找到和我不一样的阅读感受,要是这样,让我们一起分享她的《莲花》吧。

那朵隐秘的莲花

墨脱是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县城,中国最后一个通车的县城。从西藏的朋友那里了解到,在2010年,修往墨脱的公路终于通车了,历时三年的艰辛。

第二次读安妮宝贝的《莲花》,带着更多静默的成分。第一次,是在大一的时候,长沙酷热难耐的夏天里蒸发着人身体里最后一丝活泼的生气,整个人倒在床上,汗流浃背,读完却是手脚冰凉,手心隐隐作痛。那是记忆中的《莲花》,带着些许残忍剥离开的疼痛。凡俗包裹下的躯体,透出对理想的渴望。

如今,四年之后,重新拾起昔日熟悉的书,再次带着朝圣的心灵去阅读,感觉已经完全不一样了。原本耿耿于怀的那些疼痛,那些挣扎着渴望能够得到解脱的痛楚感觉已经远离,留下的是平和,甚至能平和地去接受书中少不更事的执着,那些有些简单有些冷漠的文字。

从朋友的口中,知道拉萨的样子,知道日喀则的样子,知道林芝的样子,甚至知道墨脱渐渐热闹起来的社会。然而都是我没有亲眼见到的,那些热闹,安静,远离我的生活。书中的庆昭和书中的善生,还有书中的内河,离我都那么遥远。我跟着庆昭和善生的足迹,徒步沿着雅鲁藏布江穿越多雄拉高昂的雪峰,穿过在雪山的背脊密集的奔腾着的瀑布,穿过常年湿漉漉的热带雨林,走过只有泥泞的小路潮湿的背崩,面对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要出现的泥石流……那些黏腻的湿漉漉的感觉,仿佛都在自己的身上发生。苏内河的追逐,善生的躲闪,庆昭的看透就那么自然地出现在书中。

我想,他们都是孤独的旅人。在去往墨脱的路上,是孤独的;在人生行走的路上,也是孤独的。看似相似的人,会因为彼此的刺很容易伤害到对方,但是,他们又是那么努力寻找着同类。内河清纯的,仿佛带着清泪的眼眸;善生的无声的哭泣;庆昭的经历生死疼痛之后,追求孤独的自我……这些交织在一起,跨越时间,跨越空间,联系在一起。

墨脱是一朵莲花,一朵隐秘的莲花。他们的心也是莲花,隐秘的莲花。内河的经历,内河的心是牵引他们前往墨脱的最美丽的莲花。在这个女子消失的漫长时间里,世界仍然按照原有的秩序前进,未曾改变。许多人出生,许多人死亡,许多人走在或曲折或笔直的路上。只有一个人,拿着《辩证法原理》用最简单直接的方式回忆着她,这个人是善生。他们一直是在寻找莲花的人,寻找现实中的莲花,同样也是寻找心灵莲花的人。在那么短暂的人生路途上孜孜不倦,翻越雪山,踏过沼泽,只是想找那么一块能容纳、能接受自己心的地方。

读的过程中,我也会有疑问。内河和善生,相爱吗?庆昭也有过这样的疑问,我们总用既定的理由来圈住两个人,然而我们却忘记了,也许有那么一种感情,不同于亲情,也比爱情更显得纯真可贵。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样的感情,但是在书中总能时时感触得到,仿佛与生俱来,不曾被舍弃,离开。

如果你也想去看看那朵隐秘的莲花——墨脱,那么就和庆昭、善生一起上路吧;如果你也想追寻那朵洁白的心灵莲花,那么就和他们一起去寻找吧,经历路途的种种,也许你就能找到了。                                        

推 荐 人:语文 杨晓琳

读书地址:西乡书馆  教工宿舍3单元302

欢迎前来阅读!


上一篇:  《普希金诗》
下一篇:  《曼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