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张色彩属于我

浏览数:18 

J1909班   农雯婷

春燕唱初春,唱的是春天温婉如玉的嫩绿色;只蝉歌盛夏,歌的是夏天那热情似火的浅橙色;一叶知秋,知的是秋天那份苍茫厚重的古铜色;大漠如雪,正是那掩一切的纯净圣洁的灰白色。这世间美丽的颜色有千万种,但是,有没有一种色彩属于我的?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画画。古人的画里有“花染烟香,柳摇风翠”,透出一派诗意;现代油画里有红日从云端探出头,光透屋檐悬钟上饕餮纹照下,影斑驳烙印进眼底,尽显赤血辉煌。我痴迷于天地间不言之大美,于是,当看到一个市级青少年绘画比赛时,我毫不犹豫地报了名——不仅是因为锻炼自己,也为了寻找属于我的那一种色彩。

    做一瞬间的决定很容易,实现起来却很困难。我自知能力不够,于是便从立意上追求独特。从草稿到勾线,前前后后磨了有两个星期,我才画出一幅线稿。看着我的半成品,我虽然很有成就感,但是总感觉它少了什么。转身看向窗外,外面下着倾盆暴雨,天色阴又沉。

    回到客厅,只看到爸妈似乎在犹豫着什么。我正想问,只听到爸爸开口了:“女儿,你最近你是不也是……成绩下降了?”我愣了愣,还没开口,妈妈就补上:“是不是精力都放在画画上了?”“没有!”我气愤地反驳道。“还顶嘴?妈妈也是为了你好!外面这么多人吧不说,就说你,还不担心你学习?身在福中不知福!”爸爸好像理直气壮了起来,开始讲他的歪理。妈妈在一边帮腔,时不时蹦出几个字眼,“不好学”“分心”“不务正业”之类。我伤心极了,大喊一声:“爸,妈,你们怎么能这么说!”便转过身冲进画室,把爸妈的斥责和教训甩在身后。

    画室很小,又空,地上都是颜料,大大的一扇落地窗忠实的倒映出我的孤独。窗外的雨越下越大了,闪电怒吼着撕扯厚厚的积雨云,雷声仿佛炸裂在耳畔。看着那幅半成品,我心里委屈极了。多少个日夜我曾坐在这里冥思苦想,废寝忘食地修改,换来的就是这样一幅束手束脚,毫无新意的画和爸妈的误解吗?我迷惘地望向窗外,听着雨滴拍在窗上,发出闷沉的响声,任由眼泪掉落在地板上。

    像赌气似的,我出了画室,到饭桌前大口扒了几口饭,就冲进房里去休息了,好像这样就能把爸妈的叹息和我的无助拒之门外。哭得累了,我就扑到床上去睡觉,逃避这灰暗的漫漫长夜。这一夜我睡得很不踏实,一睁眼,正是晨昏交替了。

    太阳欲起未起,暗夜欲坠未坠。整个天空被晨曦和月色撕裂,似乎将要破晓。好像忽然明白了。威严沉稳的太阳缓缓升起,万丈天光穿透昏暗的薄云酒向万物。昨夜的暴雨的痕迹消失得无影无踪。在那一瞬间,我好像听到了鸿蒙初开时,仿佛苍生的梵香,在我耳边绵延不断——天光大亮不是破晓,只有在我们醒着时,才是真正的破晓。

    这黎明不仅代表着黑暗破晓,还代表新的金黄的一切准备就绪。黎明冲刷掉黑夜的烦忧和苦闷,为世界带来希望——这熠熠生辉、充满生命力雨朝气的颜色不正是我一直想追求的感觉吗?这自信姿意张扬的颜色,不正是我一直寻求的态度吗?眼泪又满上眼眶,但只一次,我的世界已然有了太阳。

东野圭吾在《白夜行》里说:“一天中,太阳会升起,同时还会落下,人生也一样,有白天和黑夜,只是不会像太阳那样,有定时的日出和日落。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找到自己的太阳,并追逐那道光,去与之共舞,去抗衡,去面对,去冲破,去呐喊所有的艰难险阻……我会追逐那希望的代表日出的金黄色。

                                                       

指导老师:李明洁


上一篇:  我眼中的苏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