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西乡书馆读书推荐29 || 《金阁寺》

浏览数:49 

《金阁寺》

西乡书馆 ┃ 读书使人心明眼亮

作者:韦健娇

这个故事改编自一个真实事件,一九五0年,僧人林承贤放火烧毁金阁寺,因为他说:“我太嫉妒金阁寺的美丽了”,三岛由纪夫便是围绕这句话写出了这本书。


故事的第一句话是:“打小时候起,父亲就常常给我讲金阁的故事”,主人公沟口出生在舞鹤东北突向日本海的一个荒寂的地岬,父亲是乡间一位朴素的僧侣。沟口从小就患有口吃,心情变化无常,这是一个抱有挥之不去的自卑感的少年。父亲常常跟沟口讲金阁寺的故事,父亲说这个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是金阁,这句话影响了沟口一生。儿时的他时常幻想金阁的样子,尽管他还从未见过现实里的金阁,但在他心里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金阁更美的东西了。在父亲临死之前,父亲坚持要带主人公到京都,把他托付给金阁寺的僧人。沟口第一次见到了现实的金阁,结果是大失所望,书中写到:”现实的金阁寺只是一座陈旧而灰暗的小小三层建筑,根本谈不上美”。这个时候的沟口感受到了被美背叛的失落感。


回到安岗以后的日子,金阁寺的美竟然又在主人公心中复活了,这种美变得更加丰富迷人,他不再从实际的风景和事物中追逐金阁的幻影。父亲去世后,主人公去了金阁当学徒,沟口再次来到了金阁寺。第二次见面时,金阁寺静静的坐落于晚霞的光明之中,他想去揭开金阁神秘的面纱。和金阁寺朝夕相处的日子,主人公越发感觉到金阁寺无与伦比的美,他迷恋这种美,甚至想独自占有它。战争爆发,京都随时都可能遭遇空袭,金阁也很可能随之消失,而这种悲剧性反而使得金阁有了另一种美。主人公的内心由一开始担心金阁寺被毁到暗中期待着金阁寺同他一起毁灭。在他看来,金阁寺的美是永恒的,而作为人类的我们却非永恒的存在。他期盼着金阁寺燃烧殆尽之后,和他变成同等的存在。但是结局并非和他预想的一样,与金阁寺共同消失的这个梦想落空了。这时主人公心底里又暗暗的萌生了第二种占有金阁寺的想法,那就是成为这个寺庙的接班人。


经过一番努力,沟口如愿去了大学,可能这是他接手金阁寺的第一步。大学期间,他经常和鹤川、柏木来往。鹤川和柏木是沟口生命当中最重要的两个朋友,两个截然相反的人。鹤川是他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家境很好,心地善良,待人真诚。沟口在他这里感受到了善意和友爱。后来鹤川出了车祸,鹤川死的时候,沟口流泪了,这是他唯一的一次落泪,父亲死的时候沟口都没有哭过。鹤川对于沟口来说是生命里的光,是人世界一切美好的情感。他说:“我丧失了白昼,丧失了光明,丧失了夏天”。鹤川死后,沟口逐渐走向柏木,柏木是内翻足,但他从来不屈服于内翻足的命运,而是以此获得同情。柏木的行为和言论可谓惊世骇俗,他认为世间万物都能为他享用,就连内翻足都能成为泡妞的工具。他讨厌长久保持的美,只喜欢瞬间消失的音乐、数日内枯萎的花,一旦他感受到了苦楚,他会毅然决然斩断,他认为美不仅仅是猫也可以是一种形态,他可以像南泉斩猫一样毁灭美。沟口和柏木来往后,逐渐接受了柏川的美学观,他想学柏木作恶,可当他想作恶的时候,金阁寺美丽的幻影又出现在他脑子里,使他放弃作恶的念头。令他着迷的东西也牢牢的把他束缚住了,沟口慢慢感受到了痛苦和不自由,所以烧毁金阁寺的这个想法在他内心里再次出现,并且越来越明确。朝鲜战争爆发之际,沟口找到时机烧毁金阁寺,他想和金阁一起葬身火海,可是最后他还是无法进入金阁寺的顶部,他逃出来,跑到了山顶上望着翻滚的烟雾和冲天的火光,抽了一支烟自言自语道:“我想,我还是要活下去”,这是本书的最后一句话。
美和丑,善与恶都在沟口身上展现了,从结局看,是丑战胜了美。其实,我从来不喜欢日本文学里面暴力和病态的一面,可是读日本文学经常会遇到这种暴力和病态,我想作者绝对不仅仅是想让我门看到恶和病态,而是通过写恶与丑让我们学会悲悯。莫言说:“只有正视人类之恶,只有认识到自我之丑,只有描写了人类不可克服的弱点和病态人格导致的悲惨命运,才是真正的悲剧,才可能具有拷问灵魂的深度和力度,才是真正的大悲悯”。
最后我想说的是,金阁寺的各种姿态,我最喜欢的是大雪中的样子,书中是这样描写的:“包裹在雪里的金阁之美是无与伦比的。这玲珑剔透的建筑立于雪中,肌肤清寒地站在雪地里......当我沐浴在漫天而降的大雪里的时候,我就忘记了内心的扭曲,犹如沐浴在音乐之中,我的精神从而恢复了严整的律动”。希望读完本书的你,记忆中能过滤掉恶和丑的部分,记住那象征着永恒美的金阁寺。